全站搜索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
内容标题
四肖选一肖中特网
 
当前位置
新经济不要满足当草寇
时间:2017-03-18 21:0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新经济不要满足当草寇

  老猫,本名程赤兵,著名作家、人。出版有作品《我的故乡在1980》《喵了个咪》《风月有痕》等。老猫,本名程赤兵,著名作家、人。出版有作品《我的故乡在1980》《喵了个咪》《风月有痕》等。

  到处找钻,不是新经济所独有的。但互联网上,彼此都见不到面,可能钻起来格外爽快吧。小到加外挂、穿马甲,大到炒事件、炒红人,最后一瞧,全是同样套。

  我哥们儿的哥们儿,原来在东三环边上一个著名的购物中心有柜台,卖名牌手表的。有一次我帮了他一点小忙,说要请我吃饭,结果饭还没请,表卖不下去了。

  他发现,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柜台前,找块表,试着戴戴,嗯,还不错,说声谢谢,就走了。开始他还奇怪,后来问了才明白,人家是海淘时候,在网上已经看中了,到他这里来,就是瞧瞧实际效果,效果好,依旧回去网购。网购便宜得多。

  他生气地说,这叫什么新经济呀,一批人有工作了,另一批人没工作了,左口袋搁右口袋里,什么玩意儿。

  他不干了,退了柜台,回通州家里养狗去了。他和家人在街头捡流浪狗,回去防疫打针,梳洗,好吃好喝,几个月后小狗出落得挺拔漂亮,有人来,买回去当宠物,靠这个当营生。

  换了饭碗的不只他一个人。12月19日,三里屯华堂百货就要关张了;此前一个多月,十里堡华堂率先歇菜,据说要改成写字楼;再早些时候,右安门华堂百货已经没了。经营好不好是一回事,网购冲击算是个重要原因。实体百货行业的冬天,和双11、双12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其实,银行、超市也不行了。两三年前还有人抱怨银行窗口不开,人们得排长队,现在没人抱怨了,有什么事情网银搞定,基本用不着再去银行。2013年以来,银行流出的人员有22万多人。利润下降,薪酬降低,银行基层工作不再吸引人。而超市呢?自从有了网上超市,我就不常去了,以至于我在超市的积分卡,都被超市取消了,理由是几个月没有使用。行了,取消吧,取消了就更不去了。

  这长长的一段多米诺骨牌,最先倒下的那张,应该是实体书店。当实体书店纷纷倒闭,或者卖咖啡开饭馆来维持生计,有人还抱怨爱读书的人少了。其实,爱读书的人从来就没多过,有限的那些读书人,都上网买书去了。便宜是一个理由,不用肩扛手提往家搬是另一个理由。想想看,本来要逛街的,抱着一摞书,这街没法逛,地铁都挤不上去。所以,去实体书店买书,一般都是想买三本,斟酌之后只买一本;而在网上买书,想买三本,最后没准买五本乃至更多。

  我曾经认真地向书店提过,能不能发快递。比如买书到一定数量,可以由书店给寄回家。网售看着热闹,实际上就是两条腿,一个是支付平台,一个是物流。缺了一个,互联网经济就抓瞎,用上一个,实体店竞争中的劣势就少一点。可惜到现在,我也没瞧见哪家给发快递,也许是因为,我去书店真的少了。

  和书店类似,纸媒现在也不太行了。比如那家都市报,据说到了新年,就没有纸质版了,只有网络版。网络信息快,互动性强,而且更容易达到阅读者手中,不像,要邮局送,或者得去街头报摊买。街头的报摊已经越来越少了,发行都成了难题,活下去自然。这情形,完全不像十几年前。那时候,我们做,忽悠投资商的时候都说:“是世界上最赚钱的行业了,仅次于军火,比毒品都强,比挖煤强更多了。”现在想起来,好笑极了。

  有一次,和一个前辈聊天,说起我写小说。前辈说,你不是在网上写小说的吧?言语里透着对网络文学的不屑。可过了一会儿聊起,他却说,我已经不看了,看看朋友圈里的信息,已经足够多了。

  互联网如此迅猛,给人带来了什么呢?恐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。有的人失去了工作,有的人失去了爱人(网恋跟人跑了),有的人个人信息泄露,有的人上当。而另外一拨人则找到了饭碗,还有不少人发财了。更多的人还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,打游戏看网剧当喷子抢红包,都不理自己身边人了。就算是左口袋出右口袋进,好歹也是一轮洗牌。

  在这轮洗牌中,上位的沾沾自喜,甚至可以瞧不上那些“传统产业”,天天以敲丧钟为乐,嚷嚷“纸媒必死”“电视必死”;而被洗掉的则愤愤不平,叹息不古,或多或少,都为生计发愁。

  比如,有一些现在如日中天的资讯网站,当年起家的时候,几乎全靠着“复制粘贴”。当时我曾经问过一家网站的编辑,说哪怕每篇文章给个三块五块的,象征性地表示一下你们尊重知识产权呢?他想了想,告诉我:太多了,我们给不起。

  现在,该上市的上市了,该赚钱的赚钱了,时不常还要开年会,洋洋地一下自己的财报多么好看,表扬自己的领导人聪颖敏捷,但为什么在交互平台上推荐文章,还要原创者买粉呢?难道推荐的理由,不该是文章好看么?作为受益者,不给那些以写文为乐,给你搭建点击基础的人们分一杯羹也就算了,怎么还好意思问人家要钱呢?

  再比如,有那么一些海归,扎上一笔钱,搞个网站,玩上一两年炒作包装,卖掉;再扎上一笔钱,重新来一遍,再卖掉。十多年下来,没瞧见他们办的网站下来一家,看到的则是这些人反反复复地“重新创业”。自己都发财了,可对投资人负责了么?对受众负责了么?完全没有。

  当然,还有很多事情,都不像是正经人干的。比如各种屡禁不绝的抄袭与盗版,各种买假粉勾真粉,各种水军与,各种低级的标题党和高级的吹牛,软件、挖坑吸金,诸如此类。这些不是新经济了,本质上和传统的设局诈骗也没什么两样。最让人担心的是,这些成为新经济的“潜规则”,最后大家不得不遵从,一旦有什么新的东西出现,例如网络直播、网剧、网上金融或者新的什么软件,都会被投机者以最快速度玩烂、玩死,那么最终,将成为彼此的毒药,害了左口袋,右口袋也捞不到实惠。

  事到如今,让时光倒流是不可能了,东西已经从左口袋里掏出来了,人们已经习惯了各种互联网时代的生活方式。一些线下的实体店,也开始放下架子,和线上联动。那些传统的,网络版也逐渐生动起来。三年河东三年河西,今天的新可能变成明天的旧,今天的旧明天也可能变成新。关键还是要看谁能把东西拿在手里,最终放回口袋——自己的口袋。

  新经济要想更上层楼,好好做点事情,就得真的摆脱一下资本的焦躁,摆脱一下内心的自鸣得意,踏实下来,谦虚一点。很多倒下或正在倒下的传统行业,并不是做得不好,它们只是输给了岁月和新的技术。在别人家的时候,那些核心的东西——对质量和内容的尊重,都应该变成新经济的财富,不要牛吹多了,自己都信了。

  新经济吹完自己的牛,拿了融资,第一件该做的事情,不是飘飘然,做大盘子,而是该去搜罗那些旧行业留下的人才。最终,拥有想法和内容资源的人,还是会在混乱之后占据上风的。

  只满足于靠照片、口水八卦去吸引人,连个照片说明都不会写,文章空洞且错别字连篇,画了大饼拿不出钱,或者什么环节都想榨出点,那不是新经济该有的姿态,那还是与草寇。

  这两天事情多忙乱,在网上买猫粮,结果一大意,又下了鬼店的单。鬼店很神奇,所卖东西除了猫粮,还有灶具、水龙头、塑料花、男装甚至小摆设和乐器,无所不包却又彼此不搭边。图片标着“必究”,但所有的图片都左右摆反,镜像过来的(可能是怕被查到)。自己的店名是A,图片上的店名是B,而发货的店家是C,完全对不上号。问了内行才终于明白,这就是所谓鬼店,自己没库房、没货物,只有一台电脑或手机,靠扒图罗列商品,价格稍贵一点。大意如我下单后,他再去别的店找同类货下单,让人家直接发货给我,这样,足不出户,每件货能赚个几元钱到几十元钱的差价。

  到处找钻,不是新经济所独有的。但互联网上,彼此都见不到面,可能钻起来格外爽快吧。小到加外挂、穿马甲,大到炒事件、炒红人,最后一瞧,全是同样套。前些日子看到干露露幕后推手大曝内幕,那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沾沾自喜的样子,就知道新经济也病得不轻。

  而这个弄虚作假挑战各种底线的浮夸之病,怕是最致命的。蔓延起来,要的不仅是互联网经济的命,还是整个市场的命。

脚注信息
六合封神榜论坛〓六合彩报纸|六合彩挂牌|香港六合彩码报